何鸿棋

我是朱宗庆打击乐团副团长,关于台湾儿童音乐教育的问题,问我吧!

大家好,我是何鸿棋,朱宗庆打击乐团副团长。
朱宗庆打击乐团创立于1986年,是台湾第一支职业打击乐团,三十年来专注于打击乐与儿童音乐教育。这些年,打击乐在台湾从一个相当陌生的音乐名词,到如今打击乐教育十分普及,朱宗庆打击乐团在其中扮演着关键性的角色。
打击乐器的本质,跟人与生俱来敲敲打打的本能十分接近,可以说是人进入音乐艺术领域最低的门槛。我们想借着玩的经验,让儿童去接触音乐,喜欢音乐,自然而然进入学习的领域。对智障儿童来说,打击乐也是其最容易亲近的乐器。
在儿童音乐教育,尤其是智障儿童音乐教育方面,我们有着丰富的经验,关于这方面的问题,大家都可以和我交流。
33
教育 2016-05-13 已关闭提问
20个回复 共27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黑皮2016-05-13

打击乐对智障儿童的帮助大吗?都有哪些方面的帮助?

何鸿棋 2016-05-23

雖然身心障礙者在某些肢體行為上無法如正常人一般地行使自如,但是否能經由聽覺上的刺激以及觸覺上的感受,使其在身體及精神上之障礙獲得治療,甚至使內在潛能得到進一步的開發呢?由於殘障者在生理或心理上的缺陷(如自閉症、聽障、智能不足等等),個性上往往會比較消極、退縮、不敢、不願、甚至不會參加任何的團體活動。尤其是智能不足者,因為智力不高、用辭語彙有限,加上經驗不足、缺乏共同喜好、或缺乏自信心,經常不知如何與外界建立人際關係。
如果能夠利用打擊樂的觸覺感受及聽覺刺激,將使患者從敲奏過程獲得成就感以及改進個體心理及生理健康作用,使個體在行為上帶來良好的改變,對自己及其生存的環境會有較大的了解,進而達到適當的社會適應及良好的人群互動。
例如世界知名的打擊樂家葛萊妮(Evelyn Glennie),生於蘇格蘭。由於她從小患有輕度失聰,原本應該無法學習任何樂器,自幼學習打擊樂及定音鼓,八歳時失聰,僅剩百分之五的聽力,卻靠著驚人的毅力及想像力,不但要通過耳朵去聽聲音,還要通過其他觸覺去「聽」聲音,尤其要用手去感受不同樂器被敲擊時的感覺。因為對於一個輕度聽障者來說,藉由觸覺的感受更能比聽覺正常的人接收到更多聲音的細微變化。葛萊妮後來甚至進入倫敦皇家音樂學院,主俢打擊樂和鋼琴,並獲獎學金赴日本師事安倍圭子學習木琴。此後她便在全球各地與許多知名的指揮家及樂團合作演出,獲得相當迴響,成為年輕的天才打擊樂手,完美的音樂性與技巧令人稱羨。
當我們在樂團的團練室中看到許多肢體殘障的朋友們坐在椅子上,連要換個樂器都必須困難的移動,還有一些看起來身體狀況良好的團員,其實卻是視障、聽障、肢障、智能障礙、多重障礙、或者是自閉症者;然而,他們所演奏出來的樂曲竟是如此令人感到震撼與不可思議。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4

这个问题很有趣!首先必须指出的是,中古时期不同阶层之间的饮食肯定会有差异,魏晋士族不乏生活奢靡之辈,如晋武帝时官至三公的何曾,其生活十分奢豪,每日用于饮食的花费超过万钱,但吃饭时还说无处下筷。又如外戚王济用人乳蒸肫肉以宴请晋武帝,连晋武帝都觉得他太过奢侈。至于一般的士族和普通人,日常主食以经过蒸煮的米、麦、粟等谷物为主,其实与今日颇为接近,史载吴郡陈遗因为母亲喜欢吃锅底的焦饭,因此他担任郡主簿时常常携带一个囊,专门用来装焦饭带回家给母亲。魏晋时期每有饥荒,官府也常以施粥的方式来赈济灾民。此外,小麦磨成粉后制成的饼食在当时士族和平民的饮食生活中占有重要的位置,《世说新语》记载魏明帝因为怀疑何晏脸上搽了一层厚厚的白粉才显得如此洁白,于是在夏日赏赐给他 “热汤饼”吃,所谓“热汤饼”其实就相当于今日的热汤面。西晋束晳的《饼赋》中亦描绘了“曼头”(即馒头)、“牢丸”(类似于今天的包 子)、“豚耳”、“ 薄壮”和“起溲”等十种饼食的做法和味道。
魏晋名士饮食最值得称道之处还是个体的生活情趣与时代风潮碰撞时所展现出来的风采。魏晋嬗代之际,司马氏高举“名教”的大旗作为诛锄异己的工具,父母去世时士人为表孝心,多不敢尽情饮食,而阮籍却刻意突破礼制,丧母之后仍然饮酒吃肉,借此表达与司马氏的不合作态度。西晋时期,吴郡张翰在洛阳见到秋风起,因而思念起了家乡的莼菜羹、鲈鱼脍,于是辞官归乡,留下了“人生贵得适意尔,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的清言。其实当时正值八王之乱,张翰见齐王司马囧骄纵奢靡,败象已生,故借莼鲈之思为由,及早离京避祸。饮食方式应该可以说是观察魏晋士族人生态度与情感追求的一种独特视角。

24

当我们感受到威胁或压力时,就会启动一连串的应激反应,如战斗-逃跑-僵住。“战斗或逃跑”反应是1915年由开创性的精神压力研究者沃尔特·B.坎农创建的,他用这个词来描述人对感知到的威胁所产生的急性应激反应,以及随之产生的生理变化。我们将其称为“唤醒反应”。
在唤醒反应中,大脑会将注意力集中在威胁上,排除掉一切身体内部和外部无关紧要的信号。为了准备作战或者逃跑,我们的心率会增加,肾上腺素和相关的压力激素——比如皮质醇——会得到释放。肌肉中储存的糖原同样会被释放。血液转移到肌肉中。
几乎所有人都曾经在感受到威胁时以某种形式体验过这种激活反应。这些威胁可能是去看牙医、轻微的交通事故、迫在眉睫的考试、激烈的争吵,或者面对公众演讲。你可能会感觉到手心出汗,心跳加速,精神焦虑或者紧张。这全都是因为唤醒反应被激活了。
您所描述的紧张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就是在面临压力时的一种僵住状态,这是“战斗或逃跑”之外的另一种反应,叫解离反应。你的大脑在不断监测环境情况,不断评估各种选择:我是否能够逃离这一切? 我能扛过这种压力吗?如果你的大脑此时说你不可能战胜,于是你产生了解离反应:你的心率下降了。你的血液不是全部流向你的肌肉以帮助你战斗或逃跑,反而收缩了外周血液。你会变得面色苍白,甚至晕厥。你的身体正在为受到伤害做准备,将你与外部世界的威胁隔离开。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
<person id='opDrrlh'><bdo></bdo></person><b id='MHHl'><cite></cite></b>
<strong id='dm'><s></s></strong><nobr id='hBoeMBXs'><span></span></nobr><dfn id='efeX'><nobr></nobr></dfn>
<cite id='ULpU'><s></s></cite><caption id='BgIr'><nobr></nobr></caption>
<basefont id='JOsdwJ'><kbd></kbd></basefont><person id='aTLi'><font></font></person>
    <comment id='HcrGjZj'><u></u></comment><l id='dm'><strike></strike></l>
      <acronym id='KeXC'><legend></legend></acronym><i id='SDg'><ol></ol></i><pre id='LKTEG'><center></center></pre><em id='qEN'><bdo></bdo></em>
      <thead id='mv'><strike></strike></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