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煜达

我是复旦大学史地所副教授杨煜达,中国两千年以来的气候变化及问题,问我吧!

我是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副教授杨煜达,2005年获得历史地理学博士学位,博士论文《清代云南季风气候与天气灾害研究》荣获教育部全国优秀博士论文奖。2008-2010年,我作为洪堡学者在德国图宾根大学从事研究工作。
历史气候与环境变化是我的主要研究方向之一。我熟悉历史上中国的台风、梅雨情况及社会响应,对全球变暖、极端天气、厄尔尼诺现象、沙尘暴等热点问题也有关注。两千年以来中国气候如何变化?梅雨、台风等天气现象对古代生产生活有何影响?古代如何应对旱涝灾害?相关问题欢迎与我交流!
254
思想 2015-12-10 已关闭提问

相关新闻

65个回复 共165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杨煜达 2015-12-15

雾霾的问题是污染的问题,不是气候变化的问题,不是我的专业方向。但是这次的问题很多都和雾霾有关系。那我就简单说一下我的认识,供参考。
现在的发达国家,在1970年代之前,其污染也是很严重的。伦敦号称雾都,曾发生过严重空气污染导致大量死亡的事件。流经海德堡的内卡河上,现在清澈干净,但是在1970年代之前,河水也是污浊不堪的。日本也是曾是这样,以前说的“水俉病”,就是工业导致水污染而引发的疾病。
发达国家现在山清水秀,空气质量好,靠的是治理。一是产业转移,将严重污染的产业转移到发展中国家。二是技术改造,提高工业三废的排放标准,提高汽车尾气的排放标准。总之,对污染源进行治理。三是人们提高环保意识,一方面政策引导,一方面人们自觉,减少不必要的浪费。比如说上下班尽量坐公交,减少小汽车的使用;家庭和办公室不安装冷空调,减少电能的消耗;家庭住房不要太大,太大的话冬季取暖消耗的能源会很多。德国最富有的人是连锁超市ADI的老板,他的住房就是一套公寓房。日本人的住房也不大。这些措施下来,发达国家的污染慢慢就控制住了。我记得泰晤士河上重新出现游鱼,《参考消息》还做了报道。
所以说,现在的雾霾,只要治理,我相信是能从根本上控制的。而这个过程,需要我们每一个公民做出自己的努力与贡献。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杨煜达 2015-12-14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4

这个问题很有趣!首先必须指出的是,中古时期不同阶层之间的饮食肯定会有差异,魏晋士族不乏生活奢靡之辈,如晋武帝时官至三公的何曾,其生活十分奢豪,每日用于饮食的花费超过万钱,但吃饭时还说无处下筷。又如外戚王济用人乳蒸肫肉以宴请晋武帝,连晋武帝都觉得他太过奢侈。至于一般的士族和普通人,日常主食以经过蒸煮的米、麦、粟等谷物为主,其实与今日颇为接近,史载吴郡陈遗因为母亲喜欢吃锅底的焦饭,因此他担任郡主簿时常常携带一个囊,专门用来装焦饭带回家给母亲。魏晋时期每有饥荒,官府也常以施粥的方式来赈济灾民。此外,小麦磨成粉后制成的饼食在当时士族和平民的饮食生活中占有重要的位置,《世说新语》记载魏明帝因为怀疑何晏脸上搽了一层厚厚的白粉才显得如此洁白,于是在夏日赏赐给他 “热汤饼”吃,所谓“热汤饼”其实就相当于今日的热汤面。西晋束晳的《饼赋》中亦描绘了“曼头”(即馒头)、“牢丸”(类似于今天的包 子)、“豚耳”、“ 薄壮”和“起溲”等十种饼食的做法和味道。
魏晋名士饮食最值得称道之处还是个体的生活情趣与时代风潮碰撞时所展现出来的风采。魏晋嬗代之际,司马氏高举“名教”的大旗作为诛锄异己的工具,父母去世时士人为表孝心,多不敢尽情饮食,而阮籍却刻意突破礼制,丧母之后仍然饮酒吃肉,借此表达与司马氏的不合作态度。西晋时期,吴郡张翰在洛阳见到秋风起,因而思念起了家乡的莼菜羹、鲈鱼脍,于是辞官归乡,留下了“人生贵得适意尔,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的清言。其实当时正值八王之乱,张翰见齐王司马囧骄纵奢靡,败象已生,故借莼鲈之思为由,及早离京避祸。饮食方式应该可以说是观察魏晋士族人生态度与情感追求的一种独特视角。

12

当我们感受到威胁或压力时,就会启动一连串的应激反应,如战斗-逃跑-僵住。“战斗或逃跑”反应是1915年由开创性的精神压力研究者沃尔特·B.坎农创建的,他用这个词来描述人对感知到的威胁所产生的急性应激反应,以及随之产生的生理变化。我们将其称为“唤醒反应”。
在唤醒反应中,大脑会将注意力集中在威胁上,排除掉一切身体内部和外部无关紧要的信号。为了准备作战或者逃跑,我们的心率会增加,肾上腺素和相关的压力激素——比如皮质醇——会得到释放。肌肉中储存的糖原同样会被释放。血液转移到肌肉中。
几乎所有人都曾经在感受到威胁时以某种形式体验过这种激活反应。这些威胁可能是去看牙医、轻微的交通事故、迫在眉睫的考试、激烈的争吵,或者面对公众演讲。你可能会感觉到手心出汗,心跳加速,精神焦虑或者紧张。这全都是因为唤醒反应被激活了。
您所描述的紧张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就是在面临压力时的一种僵住状态,这是“战斗或逃跑”之外的另一种反应,叫解离反应。你的大脑在不断监测环境情况,不断评估各种选择:我是否能够逃离这一切? 我能扛过这种压力吗?如果你的大脑此时说你不可能战胜,于是你产生了解离反应:你的心率下降了。你的血液不是全部流向你的肌肉以帮助你战斗或逃跑,反而收缩了外周血液。你会变得面色苍白,甚至晕厥。你的身体正在为受到伤害做准备,将你与外部世界的威胁隔离开。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
<var id='eiEs'><abbr></abbr></var>
    <s></s>
      <s></s>
      <b id='AVn'><thead></thead></b><sup id='nh'><del></del></sup>
      <i id='ewL'><marquee></marquee></i><label id='cal'><person></person></label><l></l>
          <var></var>
          <ol id='lwq'><strong></strong></ol><nobr id='QuKH'><big></big></nobr>